分享

【赤龜】櫻花散落…(一)

 
   在櫻花散落的那一剎那,我知道,我在尋找的人就是你。 
  那是個晴朗的午後,一名纖細的少女在走廊上來回踱步,似乎正在著急著什麼,
 她有一雙朦朧的眼,素顏的臉上沒有任何胭脂水粉的痕跡,清新可人的氣質很是讓人喜歡,
 本來她該是悠哉的在房間裡伺候她的小姐,就算再怎麼討人喜愛,她的身分終究是個女俾,
 可,現在她的小姐卻不見了? 
 「不會吧?」算算,再一個時辰就要換小姐表演了啊!  
 她的小姐是這棟酒樓的紅牌,從小她倆就在一起了,雖然名義上喚她一聲小姐,
 但私底下兩人的地位是一樣的,想起小時候顛沛流離的生活,她就起了一陣冷意,
 那無疑是悲慘而且不堪的,也因為如此,小姐才不得不在這裡跳舞取悅客人。 
 「田口,妳家小姐呢?」  
 走廊的前端傳來老鴇的叫喚,她愣了愣才回道 
 「是,馬上就來。」 
 看著老鴇走掉,她順了口氣才又擔憂的往外望。
 我的小姐阿…妳到底跑哪去了? 
 x             x              x 
 「糟糕,迷路了!」 
 龜梨張望著四周,怎麼所有的建築物都長的一模一樣,
 這樣要怎麼回去啊?
 龜梨又向前走了一陣,確定自己真的抓不到方向才停下腳步。 
 算了,我放棄…
 反正我本來就是路痴,而且表演時間一到,大家肯定會慌慌張張的來找我。  
 她是酒樓的紅牌,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大把銀子入袋,但那些東西卻填不滿她空洞的心,
 會來這種地方純粹是為了田口,她總是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幫助我,這一生欠她的,是怎麼
 還也還不了,況且,她們還有一個多年的秘密,所以說,兩個人的情誼是比海水還要深的。 
 秘密阿,是阿,差點就忘記了…
 想起那個秘密,龜梨笑了起來。 
 「妳是誰啊?」 
 回過神才發現,她的身旁站了一個少年,他正疑惑的瞧著自己。
 這個人…沒看過,應該不是酒樓的人吧? 
 「我才要問你是誰呢!」 
 那個少年生的一付滿腦子壞主意的臉,不過整體來說沒什麼好挑剔的。 
 「我阿…我是客人,看妳這付打扮,應該不是客人吧?」 
 打扮?龜梨這才頓悟他說的是什麼,
 這套長擺的和服,怎麼看都不像是客人會穿的衣服。 
 「沒錯,我不是客人…」  
 「真的?」少年露出一個撿到寶的笑容又道「帶我回大廳好不好?
 我不知道怎麼晃的,晃到這裡來了!」 
 看吧,我就說這裡的建築物一模一樣,很容易讓人迷路的。 
 「抱歉,這我幫不上忙。」 
 「為什麼?妳不是這裡的人嗎?」 
 「恩,是阿…不過我自己都迷路了。」 
 「什麼?」少年的笑容冷卻了下來…「妳還真是路痴耶!」 
 「這位仁兄,你有資格說我嗎?」  
 「妳住這裡這麼久了,遽然還會迷路!」 
 「是住很久阿,可是很少出房門,所以對這裡的熟悉度跟你是差不多的。」 
 「幹麻不出房門?這裡很好玩。」 
 聽了他的說辭,我冷冷的開口
 「涉世未深的小鬼。」  
 「咦?幹麻突然這樣說我!」 
 「這裡很複雜的,你卻不怕死的說這種話。」 
 「是嗎?那妳現在想怎麼辦?等他們來找妳?」 
 「恩,只有這樣。」 
 「不排斥我跟妳一起等吧?」 
 「不好意思,我很排斥。」 
 「咦?不是吧?我看起來很惹人厭嗎?」 
 抬頭看了他一眼,這才發現他其實也是個美少年,
 俊朗的臉上總是漾著笑容。 
 「是不惹人厭,但我不認識你。」
 對你表達善意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更何況他雖然俊美,可看起來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別這樣麻,我想趕快回去跟同伴見面。」 
 「你有同伴?」 
 「嘻嘻…妳對我有興趣了吧?」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我不問了。」 
 「沒錯,我有同伴,我不見了,他肯定樂的很。」 
 「我就說不問了…。」 
 「妳知道他叫做什麼嗎?我知道妳一定很想知道。」 
 「我不想知道。」 
 「他叫做中丸雄一,很欠扁的一個人!」 
 「就說了不想知道,還一直說…。」 
 「所以啦,為了不要讓他過的那麼快活,就讓我跟妳一起等人來吧!」 
 龜梨看了他一眼,這傢伙完全是個我行我素的人,根本不聽別人在說什麼!  
 「妳怎麼了?幹麻不說話…?」 
 看到他純潔天真的臉龐,龜梨無奈的擺擺手… 
 「算了,你高興就好。」 
 此話一出,少年漾出了一個空前絕後的閃亮燦笑… 
 「恩,我叫赤西仁,請妳多多指教。」 
 x              x            x 
 「指教?不好意思,我沒什麼可以指教你的。」 
 「那只是客套話,妳就別鑽研這種小地方了。」 
 客套…話?這傢伙厲害,遽然聽不出來我的意思是不想認識他。 
 「好吧,那你就安靜的在我旁邊站著吧。」 
 「恩,這樣很浪費時間耶!」 
 龜梨嘆了口氣,「不然你想怎麼樣?」 
 仁笑了笑,「我報上名了,妳的呢?」 
 就說不想認識他了麻…
 唉,我真的拿這種單細胞的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龜梨和也。」 
 「龜梨…和也,怎麼那麼像男生的名字?」 
 阿…遭了,不小心把真名講出來了,就連老鴇都不知道我的真名,
 這傢伙還真容易突破別人的心防…下次得小心點,阿…話說回來,我們好像也不會有下次了。 
 「是嗎?可能我父母很想要男生的關係吧!」
 阿,這樣說誰會信阿,又不是笨蛋…… 
 「這樣阿,這個名字不錯啊!」 
 眨眨眼,龜梨笑了起來…
 這傢伙…這傢伙真的信了,不愧是單細胞生物中的大笨蛋! 
 「小、小姐……」 
 突然,一個氣喘喘的人跑上前,龜梨看到她就笑得更開心了。 
 「田口,妳可總算來了。」 
 「小姐,妳嚇死我了,快…時間不多了!」 
 拉著龜梨,田口沒有漠視一旁少年的存在,還多看了他一眼。
 他是誰?為什麼小姐跟他在一起會笑的這麼開心? 
 「不要忘記我阿,我們一起回大廳吧!」 
 仁理所當然的上前跟他們並肩走著,龜梨沒有說什麼,田口更沒理由說什麼了。
 只是,小姐一向對不認識的人很冷漠,為什麼對他卻沒有?
 滿腹的疑問,她決定等小姐表演的時候再問問眼前這個男人。 
 x              x              x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