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放大鏡看越南

我是老師也是學生;我教中文,也對深入探索越南極有興趣;記錄是一種自我療癒,也希望藉此能對他人有一點點鼓勵或幫助,哪怕只是火柴之光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