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

Indestructibility,我的目標是跟自己決一死戰,而不是發洩爽快。我以為是輕輕的重擊,爾後發現,或許我只是不知輕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