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懶散又愚笨,沒風流過卻無奈要遣散一夥好員工,再發覺自己已失去同行之間的競爭力。一直向下碰撞跌宕卻感覺不到痛楚,多虧阿Q及時附身,安慰著說是樁好事,就假裝來個期待已久的漫長放空。趁記憶力還好,立一個目標:以照片輔助文字,用力拾回並重組前半生零散在不同城市裡的生活碎片,當中或能找到讓我在乎的人活得更開心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