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蘇

多年前想當文青不成,到中年才緊握追夢的權利。曾衝動地離職一年當freelancer,獲得自我的鼓舞,但附贈見底的阮囊。2020,一個充滿惶恐與不安的年,開始寫Blog,期許這一扇窗,可開啟塵封的記憶,更是把希望引進來的一束陽光,照耀著、閃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