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社の犬離職抗戰計劃

我有酒,也有故事。純粹寫下人生的記事…大學學的是化學,後來讀了化工研究所,誤打誤撞到了日本讀PhD,所學是高分子。逐漸的把自己的路走窄了,2018離開了自以為能夠一帆風順的學術之路,回台從頭來過。現在卻只是一個等待離職的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