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頭痛的姐夫

是紀錄人生,還是另一個虛擬的人生?在鍵盤後面半夢半醒的幻想,是夢是真?不管了!還要繼續與頭痛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