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秋

我是侯秋,留著鬍子,有人叫我肥宅。一天青春忽然搔著我的腳底板,癢得我彈了起來,弄翻桌上的墨水,點點飛墨落在稿紙上,正巧化作一段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