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姐兒的murmur

說著一嘴好菜,但過著漸漸的什麼都不說的人生;看著只剩為數不多的同學朋友,但漸漸的理解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只能說出自己的想法感受,而無法給對方意見建議。